百亿房企董事长下跪诉苦背后:“师徒”决裂、内讧夺权、经营困局

百亿房企董事长下跪哭诉双手捶地,这一幕发生在石榴集团两天前的一场媒体沟通会上。9月11日,石榴集团董事长崔巍召开了一场媒体沟通会,对近期风波作出回应。今年6月,石榴集团曝出内部纷争,董事长崔巍和前总经理桑春华被曝发生“内讧”,桑春华被免职。崔巍在会上细数了与桑春华合作20余年的经历,也讲述了“师徒”裂痕的起始经过,称桑春华在公司内部任命自己亲属,造成公司外部的市场商誉严重受损等。对于崔巍在会上的“

百亿房企董事长下跪哭诉双手捶地,这一幕发生在石榴集团两天前的一场媒体沟通会上。

9月11日,石榴集团董事长崔巍召开了一场媒体沟通会,对近期风波作出回应。今年6月,石榴集团曝出内部纷争,董事长崔巍和前总经理桑春华被曝发生“内讧”,桑春华被免职。

崔巍在会上细数了与桑春华合作20余年的经历,也讲述了“师徒”裂痕的起始经过,称桑春华在公司内部任命自己亲属,造成公司外部的市场商誉严重受损等。

对于崔巍在会上的“指控”,9月13日,红星资本局联系到了桑春华,他表示“现在没时间,最近两天就会作出回应。”

董事长下跪诉苦

石榴集团高管内讧

9月11日,石榴集团在北京举行媒体沟通会,董事长崔巍露面,“作为石榴集团的董事长和法人,我现在的心情是既抱歉又丢脸,我在这里先给大家道个歉。”

据现场媒体报道,当事说到激动之处,崔巍甚至走到会场中间双膝跪地。他表示,会把这八十多天以来石榴集团发生的各种事情,做个澄清和说明。

百亿房企董事长下跪诉苦背后:“师徒”决裂、内讧夺权、经营困局

崔巍甚至走到会场中间双膝跪地 图片来自观察者网

这场沟通会与石榴集团近期内部纷争有关。此前,石榴集团董事长崔巍和前总经理桑春华被曝发生“内讧”。

据界面新闻报道,6月21日,石榴集团发布了一份崔巍署名的通知,称桑春华因个人原因于当日中午12点离职,不再担任石榴集团的全部职务。3天后,桑春华回函,认为崔巍以个人单方通知的方式将其免职,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力且涉嫌违法,并强调其有权继续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

8月3日,桑春华举行了一场媒体见面会。据中新经纬报道,桑春华称,崔巍用非法手段控制了公司,用抢来的公章给我发了解除劳动关系,意图免去我在石榴集团及下属公司的全部职务,并禁止我进入公司,停止我的工作权限。

关于抢公章的说法,9月11日,崔巍在会上表示,“这不是股东内讧,不存在所谓的‘抢公章’‘抢资产’‘闹分家’的宫斗戏码,这是一场严肃的、依法依规的公司治理权的调整和捍卫。”

对于崔巍在会上的“指控”,9月13日,红星资本局联系到了桑春华,他表示“现在没时间,最近两天就会作出回应。”

“师徒”决裂内讧始末

4年前就已产生裂痕

上述媒体沟通会发言,随后被公布在石榴集团官网上,名为“石榴集团董事长崔巍的陈情”,长达5000字。其中,崔巍细数了自己与桑春华合作20余年的经历,“我一直认为桑是我最好的学生,就像曹云金之于郭德纲。”

百亿房企董事长下跪诉苦背后:“师徒”决裂、内讧夺权、经营困局

发言被公布在石榴集团官网上

此前,二人被喻为京派房企最佳合伙人。崔巍提到,桑春华从20岁刚踏上社会就开始跟着他,一直在他身边,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小伙子慢慢成长为一个合格的职业经理人。对此崔巍表示,其内心是欣喜而又得意的。

1994年,曾为地理老师的崔巍开始在南京创业,从房屋中介起家。1997年,公司员工超过100人,次年,20岁的桑春华加入,成为一名中介。

2001年,崔巍的公司开始北上发展,在北京成立华美地产,主营新房营销代理业务,桑春华此时已升至销售经理。2007年,进军房地产开发领域,创立K2地产。2016年,K2地产更名为石榴集团,桑春华担任公司总经理。

在外界看来,崔巍与桑春华这对“师徒”的矛盾爆发得十分突然。但红星资本局注意到,二人的裂痕似乎早已显现。

2019年8月,崔巍收回了桑春华总经理职位,由职业经理人接替,桑春华转而担任副董事长。

在9月11日的会议上,崔巍公布了2019年桑春华被收回总经理一职的原因:一是桑有巨大的、突发性的个人外部债务;二是桑在公司内部任命自己的表弟、外甥、同学、老乡、司机,高管团队开始亲属化、内部化、团伙化;三是公司内部管理、成本控制极度混乱、公司招投标流程严重破坏、徒留形式;四是公司外部的市场商誉严重受损。

崔巍称,这一次的变动才是埋下公司此次风波的命运齿轮。

上市未果“分家”不成

石榴集团营利逐年下降

2021年5月,石榴集团曾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但最终上市未果。据21世纪经济报道,上市失败后,桑春华提出“分家”,但崔桑双方对“分家”方案未能达成一致,两人关系也逐渐交恶。

红星资本局从当时的招股书中看到,桑春华持有石榴集团41.58%股权,仅次于崔巍的57.42%,是第二大股东。

对于“分家”方案,据中新经纬报道,但据桑春华所述,崔巍提出了六个要求,其中两个自己“无论如何接受不了”。一是崔巍提出自己的股权要溢价30%,按照崔持股75.4%,桑24.6%的比例进行分家。二是将石榴集团“白”给崔巍,桑春华称,石榴集团品牌是有商誉的,至少要有个说法,而不是白给。

股东产生裂痕的同时,石榴集团的经营状况也不容乐观,营利逐年下降。石榴集团公司债券2021年年度报告显示,2021年营业收入219.83亿元,同比增长84%;归母净利润8.18亿元,同比增长10.55%。

到了2022年,公司营收167.85亿元,同比下降23.65%;归母净利润1.11亿元,同比下降86%。2023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石榴集团营收55.25亿元,同比下降42.91%。

对于石榴集团来说,股东内讧风波之后,或许隐藏着更大的危机。据21世纪经济报报道,被辞退后,桑春华曾向部分金融机构发函,“控诉”崔巍的相关做法,并宣称公司的偿债能力可能在此次风波中受损。

对此,崔巍在9月11日的沟通会上表示,公司股东爆出如此大的舆情, 势必增加相关金融机构对我们进行风险评估,一定会对所有风控要求产生压力。甚至放言:“如果由我们实际的净资产覆盖不足而给各家金融机构带来真实损失的话,我将从我们所在的石榴中心22楼一跃而下,我以我的生命作出信誉担保。”

红星新闻记者 强亚铣

编辑 肖子琦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6497百科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6497333.com/234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